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2011通信业回顾市场与政策的双重否定

时间:2018-08-29 16:23:1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2011通信业回顾:市场与政策的双重否定

运营商:资费竞争和监管压力加大

关键词:TD-SCDMA 移动互联 反垄断 光

在新年之初盘点上一年的电信运营业,已经成为行业习惯。

在过去的三年中,2009年成为中国3G投资拉动年;2010年成为中国3G用户增长年,2011或许可以称作移动互联年。但另一方面,在2011年,以运营商为主体的中国通信业,遭遇到来自市场与监管层面的双重压力。

从国家战略的需要出发,TD-SCDMA已经成为不可失败的任务,工业和信息化部排名第一位的副部长奚国华,在2011年6月30日正式调任中国移动担任党组书记,强化了这一信号。自2008年以来,奚国华一直分管通信产业,以及对运营商的管理

2011通信业回顾市场与政策的双重否定

2011年,中国移动以TD-SCDMA为核心的G3品牌建设稍有淡化,TD-LTE成为主角。2011年初,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中国移动主导成立GTI(Global TD-LTE Initiative)。在经过2010年遴选之后,TD-LTE有望通过ITU(国际电信联盟)六级工作组会议程序,在2012年正式确立为4G标准之一。

从上市公司公布的数据看,2011年中国移动G3客户增量约为2730万户左右,中国联通从2010年11月底至2011年11月底的3G用户增量约为2400万户,中国电信2011年前11个月3G用户增量约为2160万户。

在业务层面,曾长时间在创新领域明显领先和快于竞争对手的中国移动,2011年脚步稍有放缓。在推动移动互联业务发展上,中国移动每年一度的移动互联国际研讨会,以及中国移动全球开发者大会,成为中国移动2011年继续深入移动互联的体现,但在实际的应用中,受限于3G络的使用率,中国移动在移动互联业务表现上,要稍弱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这也成为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在2012年度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提高络利用率的重要原因。

2011年初,中国电信提出宽带中国 光城市战略,该战略目标是以三年左右时间,实现县以上素有城市光纤化,为城市用户提供20M光线的高速互联体验。这意味着中国电信将在3G络投资、固定宽带络投资两个方向,将齐头并进。

在移动通信终端领域,中国电信的定制业务规模发展迅速,资源投入也较大,这使得CDMA制式3G,在中国电信的推动下,迅速增加,大部分的主流提供商均强化在中国市场CDMA制式的提供能力。2011年,中国联通在3G终端的推广上,既继续推行以苹果iPhone为主打明星终端的策略,同时也开始强化Android产品提供。得益于六统一策略和明星终端策略,中国联通在用户群中3G业务感知较为明显。

中国移动在2011年推进了移动通信资费的大幅下调,但市场反响程度一般。相反,在固定宽带领域,价格敏感度在2011年凸显。在《财经国家周刊》报道运营商被反垄断调查数月之后,央视开始跟踪报道此事,并由此引发《人民邮电报》炮轰。宽带反垄断调查一事,由行业领域事件扩大为社会事件,在2011年广受关注。

运营商在2010年将重点放在用户的3G概念市场培育期过后,2011年价格竞争开始明朗化,同时在固定宽带接入领域,对价格体系的监管,也一度以激烈的形式体现。

设备商:各方忧虑有所不同

2011年全球电信设备供应商的表现,各自有所区别。

诺基亚西门子在采取激烈的以价格换市场的举措一年半以后,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经营压力,11月23日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7000人,该裁员计划也会对其中国区人员产生重大影响。有消息称,诺基亚西门子中国区裁员总数或将达到4000人。罕见规模的大裁员,也意味着诺基亚西门子近两年的以价格换市场的策略全盘告输,而诺基亚西门子也已经在此轮电信设备供应商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尽管阿尔卡特朗讯CEO韦华恩明确表示,该公司不会大规模裁员,但在2011年该公司预定目标并没有实现,股东对于更换CEO的呼声也此起彼伏。在中国,其合资公司上海贝尔则在酝酿内部改革。

处于快速上升的华为,正在全球范围内攻城略地。与前些年不同,华为自2010年底以来改变了价格竞争策略。处于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位置,华为在中国区的诸多项目竞争中,已经不再采用价格优先,而改以综合取胜策略。有数据表明,2011年,华为仍将会以高速增长的销售数据,作为结果,应对来自其他竞争对手的挑战。同时,该公司对于能够如此快速追赶甚至超越领头羊爱立信,并不抱有欢欣鼓舞的心态,反而为自己将成为领头羊,感到担忧。

同样,总部设在深圳的另一电信设备商中兴通讯,则在业务范围拓展和重点业务深耕上,呈现亮点。该公司在2010年成立云计算和IT经营部门,同时加大了对终端业务的投入和营销力度。如此,华为和中兴将在包括电信设备、终端、政企络业务等多个领域,进一步展开市场竞争。

作为电信设备供应商领头羊的爱立信,则恰恰相反。该公司在上一轮电信产业变革过程中弱化的终端业务,在2011年进行了彻底剥离。爱立信所持有的索尼爱立信公司股权全部出售给索尼公司,而专注于在电信运营商领域的业务。爱立信于2009年中高价购买的原北电LTE和CDMA资产,在2011年给爱立信带来丰富回报,这与诺基亚西门子出资购买摩托罗拉部分络资产的最终结果,形成了鲜明对照。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由爱立信倡导的托管服务,在历经多年市场培育、客户教育之后,也在2011年帮助爱立信实现业务转型上,贡献巨大。

移动互联:乱局未定

无论是运营商还是电信设备商,对于苹果、谷歌为代表的IT和互联公司,深入到电信领域,都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因此,当谷歌在2011年8月宣布以125亿美元巨资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时,业界不仅为之震动,而且陷于不知如何适当评价的境地。

苹果基于iPhone和App Store的双枪模式,深入到消费者面前,并且从产业链角度,已经成功将电信运营商从产业链核心位置挤开,成为新的核心位置占据者。

谷歌通过Android,也试图在拉长的、包含了传统电信运营商、终端商、终端系统、互联(包括传统互联和移动互联)、应用在内的整个产业链上,占据更为核心的位置;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是这一意图最为凸显的体现之一。

包括微软、RIM,乃至HP、联想等在内的传统的IT设备供应商,也正在通过各种方式,介入到移动互联领域,并试图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华为、中兴通讯、联想等中国厂商也以更大力量参与其中,但对于产业链的控制、终端OS的开发和授权、开发者和应用程序资源的整合能力等,中国厂商仍然缺乏足够的实力,这一局面在2011年显得尤为突出。若中国公司无法以大投入方式,在根本上解决如上问题,则中国厂商在未来三至五年内,无论从终端系统、产品、应用等环节,还是从整个产业链控制上,都将失去话语权,进而再度沦为世界生产车间,同时还无可避免丧失在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获取更多利润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