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丁磊为中国电信拍广告也算是帮帮老东家

时间:2018-11-23 16:52:3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丁磊:为中国电信拍广告也算是帮帮老东家

电信3G广告中的丁磊 (资料图)

丁磊,易掌门人。浙江宁波人,1971年生,1993年毕业于中国电子[0.77 4.05%]科技大学,年就职于宁波电信局,年就职于Sybase广州公司,年就职于广州飞捷公司,1997年创办易公司。2002年易成为纳斯达克表现最优异的股票,2003年10月10日股价升至70.27美元历史高点,丁磊一跃成为当年中国首富。此后丁磊和易几度沉浮。2008年易业绩出色,令丁磊跻身2009新财富500富人榜前20名。

人物

关于成长

每个男人都想做点事

(以下简称记):我记得你在大学演讲时,说自己读大学时学到的东西对今天一点用都没有?

丁磊(以下简称丁):对啊,事实证明你的专业对你今天的工作有帮助么?

记:那你是一个好学生么?

丁:我绝对是一个好学生,绝对是全班非常牛逼的学生。很多人都是死读书,根本不会读书,都是看着成绩去读书,去思考。我是冲着掌握知识去读书,我掌握知识的深度和广度在我喜欢的课程里绝对超过任何一个同学。

我1993年大学毕业,1994年就会搞互联了。我1996年就能帮人做络了,不是局域,而是internet,那时整个中国都没几个人懂,什么资料也都没有,就是去借。别人有个英文版的书,就去请人家吃饭,然后自己从各个图书馆拼拼凑凑,搞明白了互联的理论。

记:从2001年摘牌后,你就一下子变得特别低调。内心就没有表达自己的欲望么?

丁:有啊,我给电信3G做广告呢,3G是个划时代的产品。很快你们媒体的每个人都会成为3G的用户。我就敢放这话出去,我有这个信心——什么叫信息随手可及。

如果我对这些趋势没有一点前瞻性的话,我就不要做企业家了,就好比我当年离开宁波电信局,我就很清楚地看到了互联的影响。如果没看到游赚钱,我也不会去做。

记:这是你的商业直觉?

丁:当然是,但也必须要有科学的分析,科学和直觉要结合。可以说是偶然性,但偶然性里包含着必然性,当必然性增多了,偶然性就会越来越小。

记:从宁波电信走出来的时候没想过失败么?

丁:每个男人都想做点事情嘛。我从来没想过失败的问题,一旦失败了大不了我就去打工啊,我有技术啊,而且就是去打工也能打一份很好的工啊,我的技术很好啊。

记:电信的生活那么无法忍受么?

丁:哪怕我今天作出十分之一的成绩,也证明我是对的,待在那里冤枉了。

记:刚开始创业时,你想企业规模做到多大就满意了?

丁:最多100人,营业额一年一两千万就到头了,每天睡到自然醒啊。能实现三个自由,物质上的自由,时间上的自由,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然,我的兴趣爱好也是我的工作。

关于方法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记: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知道自己是首富的?心情怎样?

丁:挺不踏实的,因为那时我才32岁,在出租车上,一位朋友发短信告诉我的。不激动,很茫然。当时我也不知道这种排行榜有多大的影响。

记:给你生活带来什么改变?

丁:没有改变,只不过很多时候朋友之间会拿来调侃。

记:你拥有巨额财富,出门连个保镖都不带,你不会害怕吗?

丁:绑架是个社会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不是首富才存在,很多富豪都有。我没有保镖,我觉得保镖会干扰生活。我的家人也很理解我的做法,因为当钱超过一定数量时,就只是一个数字。人一生能花多少钱?我花掉的钱没有我捐掉的多。

记:财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丁:意味着我对股东和员工创造企业价值的能力。至于我个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每天去想这个问题,多累啊,不如把事情做好。

记:你会不会关注国内的资本市场?

丁:没有,我从来没有买过国内股票。

记:你为什么会去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在你学完之后,你重新看你的企业会有所改变吗?

丁:只是我个人的兴趣爱好。当然会有,因为宇宙的一些大道理是通用的,宇宙讲究平衡、政治也讲究和谐,而企业也一样,不要急功近利,要慢工出细活。这些都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哲学思想。

记:能概括一下你的方法论吗?

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有成绩的时候不要太高兴,有挫折的时候也不要太难过。这句话是我29岁,易在美国上市的时候,我讲过的一句话,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这样的想法。

[Page: ]

关于养猪

我们从内心对它歧视

记:说说养猪吧,一个互联富豪高调喊着去养猪,去改变行业形态,很多人都说你这是自负,怎么看?

丁:养猪这是过去农业社会最高的一种生产活动。大家会说我自负,甚至说我养猪是作秀,甚至还有人说,是不是因为互联利润太薄了,你转移注意力去养猪。这些无知都是建立在对农业生产特别不了解,所以我感觉到悲哀啊。

记:你那么高调宣布自己要干这事,却又不进行解释?

丁:很多事情就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养猪这个事情是我参加人大代表会议,看审计报告那个农业的章节,我说政府欠关注,我关注了一年,决定自己要办一个养猪场。

在我眼里,360行,不要觉得自己那一行特牛,我们和农民挑粪浇菜,我觉得没差别。都是提供产品,都是让消费者满意。我们打内心对这个劳动生产方式有歧视,什么东西是高贵的,什么是低贱的?

记:所以丁磊去做邮箱,去做游,和丁磊去养猪本质没有区别。

丁:有的时候啊,坦白讲也需要这样一些悲哀的人存在。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去考虑问题,还不累死了?

关于易

保守是企业最好的情况

记:说说易吧,我相信大多数人都把易看成是一个门户公司,但实际上你赚钱大部分都靠游,我们该如何看易公司,是门户还是游,该怎么定位?

丁: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所谓的方向真那么重要么?那我问你IBM到底是硬件公司呢还是软件公司?当你问一个企业是什么公司时,你是对企业真不懂。如果用你的方法来做公司,那就没有今天的诺基亚了。兄弟,他做木材起家的,索尼是卖电饭煲起家的。

记:和很多互联的企业相比,易是并购很少的一个企业。除了2001年有过一次以外,新浪、搜狐、盛大他们并购那么多,你不动心么?

丁:这个问题,你问陈天桥更好。你问他那么多的并购,哪几个是满意的,哪几个是不满意的?我没做,并不意味着我少赚了一笔钱。

记:也就是说,你更愿意做一个防守型的企业家?

丁:保守是企业最好的情况。在蒙牛奶制品问题上,如果踏踏实实把产品做好,表面上是防守,实际上最后获益的是你。这次很多老外的牛奶占了便宜,那你说老外是防守还是进攻?

记:易从最开始的软件公司到门户再到游再到今天的全面开发,经历过那么多的转变,其中的转型都是你一个人拿主意吗?

丁:基本上我拍板的都会执行下去。我通常首先决定做什么,然后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去做。当初要做博客的时候,发现公司没有人能很好地把架构搭建起来,所以等了一年才决定做博客,比搜狐晚了一年。虽然打不过新浪,但这是个时间的问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认为博客是一个好东西,因为我觉得哪有那么多无聊的人在上面写东西,没有必要把每天琐碎的东西写在上面让大家看。

记:那你做博客又该怎么理解呢?

丁:有些产品是防御性的。博客有需求存在,但怎样把需求转化成收入是大家都在探讨的问题。首先要有需求,然后才想到怎样提供服务才正确。

关于游

不能把游产业妖魔化

记:你的公司现在最赚钱最核心的产品是游,但这是一个非常受争议的行当。

丁:第一证明了娱乐产品对今天中国年轻人强大的吸引。第二,我们要学会怎么做一个产品制作者,怎么让用户在体验你的作品时能够寓教于乐,能够学习到生活的美学、哲学和生活的教育。还有一个原因,我们总是说要去学习,但你觉得学习有趣吗?正是因为学习的无趣才导致娱乐的有趣,所以学校也应该在寓教于乐上多做一些探索。

记:前两年,当陈天桥成为首富,有家长说他的财富建立在中国一代年轻人沦落的基础上,你收到这样的评价了么?

丁:(无比坚定)没有,我也不会。我坦白说,不能把游产业妖魔化,(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行业里有些人抓住人性的弱点去做一些不择手段赚钱的事情,但其实不单是游戏产业,在奶制品行业,如果你不关注自己的产品,也会把自己毁掉。出问题的是产品,而不是行业。

你不能放弃自己的价值观。我们是做产品的,我们要有自己的基本信仰。

记:你不觉得现在我们上上得太多了,我们真的需要么?

丁:对啊,但上只是一个选择,好比街道上到处是卖烟卖酒的,但他们不会强迫你,只是给有需要的人一种选择。

记:电信广告里你穿着登山服,你会拿多少时间旅游呢?

丁:不固定,有时间就去走走,但我去的都不是名胜古迹,是一些山清水秀的地方,因为我比较热爱自然。

记:怎么不像有的企业家去登山?

丁:热爱自然,热爱生活,享受生活而不是去征服生活。

记:在你做企业的过程中,你相信命运吗?

丁: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这是我对生活一些事情的思考。要强调一下的是,我说的“风水”是指环境,包括软环境(当前的经济大背景),以及硬环境(地理、地貌、气候、水资源、人文环境)。

记:怎么评价你的性格?

丁:我现在已经快到不惑之年了,我已经能做到“不惑”。我年纪轻轻就经历那么多

丁磊为中国电信拍广告也算是帮帮老东家

,怎么也得比同龄人成熟两岁吧。

“就你一人啊?”

“啊,就我一人,怎么了?”

就这样,百亿富豪丁磊穿着黑T恤和牛仔裤,大咧咧地从机场通道口溜达出来,背着一个双肩的电脑包,拖着一个黑色拉杆箱。

没有墨镜,没有随从,也没有保镖。周围的人们看起来谁也不认识这个还很年轻的财富英雄。

他始终笑眯眯的。一出机场看见中国电信[3.79 1.61%]3G的巨幅户外广告,大叫一声:“我靠,这么大。”

户外广告上他在中间,两边是都穿着西装的李开复(Google大中华区总裁)和庄毅礼(Eric Johnson,MSN中国区总裁)。电视广告里丁磊穿着登山服,在一片茶园中高举一个说:“随时收发邮件、处理公务,3G让办公轻松自如。”然后右臂向下一顿,一个yeah的动作(编注:广告中李开复后来被搜狐CEO张朝阳代替)。

我问他:“低调那么多年,怎么想到这么抛头露脸地去拍广告?”他倒是干脆:“我以前是电信的员工哎。电信分出移动后资源一直不好,我也算是帮帮老东家。”

聊到3G,丁磊忽地兴奋起来,神秘兮兮地说:“你想不想现在就感受一下3G的速度?很爽的。”他很想马上停下飞驰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车,从后备箱中拿出笔记本电脑。

作为中国第一代的互联英雄,电信工程师出身的丁磊一直被媒体贴上技术派的标签,而他娃娃脸的笑容也很容易迷惑人——人们往往忽视了他的商业感觉和市场行动能力,低估了这个隐形的冠军。

纵览中国互联历史,丁磊的易几乎把握住了每一个关键点——最早一批成为中国站的标杆性企业从而在纳斯达克上市;转型门户后又最早发现了短信的增值价值,开创了中国互联盈利新模式,因而度过互联寒冬;最早进军游业,引导了中国络和游戏业的新浪潮……

上市后,易曾经经历过停牌的低谷期,从那时起,人们发现丁磊开始从聚光灯下走开,远离大众的视线。和那些习惯出没于名利场的互联英雄相比,他的低调让人不可思议。

2009年,长期低调的丁磊突然一下子变得热门起来,他是广东省人代会上的“炮手”、高调宣布进入养猪业、拿下暴雪公司两款最知名游戏、和九城公司大打口水仗、把内容部门从广州搬到北京、又试图重新抢回逐步失落的门户地位……

这也许是中国新一轮互联洗牌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