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田野走向會場
——兩會代表委員中的“全國十佳農民”剪影

他們從希望的田野走來,帶著春天泥土的芬芳;他們是新時代農民的代表,在全國兩會上傳遞三農聲音,帶來基層期盼。近日,記者追隨三位“全國十佳農民”的腳步,記錄他們在兩會上為三農建言獻策的履職擔當。

為激發廣大農民創業熱情,樹立先進典型,推動鄉村人才振興,農業農村部自2014年起實施“全國十佳農民”遴選資助項目,將其作為加強農業農村人才隊伍建設的重要抓手,每年遴選十位優秀農民,由中華農業科教基金會進行資助,鼓勵他們在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中干事創業、建功立業。近年來,“全國十佳農民”在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品供給、促進鄉村產業發展、帶動農民就業增收等方面作出了積極貢獻,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中發揮了很好的輻射帶動作用。與此同時,他們中也有一批人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擔任全國政協委員。作為我國全過程人民民主的見證者、經歷者、實踐者,他們履職盡責,不斷成長。

全國人大代表楊莉:關注生態保護 為“湖”建言

幾瓶洞庭湖的水、一顆梔子果、一幅手繪地圖……每年兩會,全國人大代表、2017年度“全國十佳農民”、湖南岳陽海泰梔子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楊莉都會帶一份特別的“禮物”進京,將身邊農業農村發展、十年禁漁成果等可喜變化濃縮為實物,與大家分享。

“我是在洞庭湖畔土生土長的農家女?!睏罾蛘f。今年是她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履職的第15年,每年她都會提出與洞庭湖相關的建議。長江十年禁漁全面啟動后,洞庭湖畔的生態保護和漁民安置問題成了楊莉的關注重點。

“2021年,我提出在高標準農田‘新基建’中重視提質‘一丘一凼’農民傳統習慣的建議,有關部門很重視,在答復中表示會積極推動稻漁綜合種養高質量發展,督促地方在實施高標準農田項目時尊重農民意愿等等?!睏罾蜃院赖卣f?!耙磺鹨慧省笔嵌赐ズ限r民多年以來的傳統耕作習慣,即在自己耕種的稻田一角設置一個有機肥凼,用于改良土壤、預防病蟲害、為稻谷生長提供養分等?!爸袊锒鄻有员Wo與綠色發展基金會還要我去北京做一場直播,講講‘一丘一凼’和洞庭湖生態保護的工作?!?/p>

今年,楊莉準備在會上提出關于十年禁漁中上岸漁民幫扶解困的建議,“既要讓上岸漁民安居,還要讓漁民能夠通過自身努力在岸上發家致富?!睏罾蛘f。

從“一丘一凼”到長江水生生物保護,從漁民生活保障到水污染防治……年復一年為“湖”獻言,楊莉樂此不疲。讓她感到欣慰的是,今年調研過程中,發現不僅漁民們已開始慢慢適應新的生活,而且洞庭湖的生態環境也得到了顯著改善?!?021年底我到青山島參加志愿活動,返航途中一條魚跳到船板上。以前人們專門拿網撈魚都很難捕到,現在湖里的魚繁殖快,品種豐富,都跳到船上來了……”說起洞庭湖的可喜變化,楊莉滔滔不絕。

2022年1月28日,楊莉給海泰梔子專業合作社的社員發工資。.jpg

2022年1月28日,楊莉(右)給海泰梔子專業合作社的社員發工資。

自2008年起,楊莉連續當選第十一、十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2012年,她帶領農民成立海泰梔子專業合作社,至今合作社已帶動3086戶農民入社,推廣梔子種植面積20多萬畝。作為連任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岳陽市屈原管理區河市鎮金洲村村委會副主任,楊莉在農業發展方面的“操心事”越來越多。今年,她將重點提出全面發展農業現代化、集約化、標準化、生態化、數智化及人文化“六化”發展鄉村振興戰略,實現共同富裕的建議?!白鳛槿珖舜蟠砺穆毷畮啄?,我關注的群體也越來越廣泛了?!睏罾虮硎?,“現在我們國家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是個全方位的工作,不能只關注一個點或一個面。所以今年我做了很多調研,花了一番工夫提出這‘六化’,就是希望能幫助更多的農民朋友,大家一起走致富的路?!?/p>

全國人大代表俞學文:建言三農 推動三農事業發展

有序推進耕地“非糧化”整治工作、大力支持山區跨越式高質量發展、在鄉村振興中嚴防形式主義避免公共資源鋪張浪費……同往年一樣,今年兩會,俞學文又認真準備了十幾條建議。

在這些建議中,有序推進耕地“非糧化”整治工作是俞學文關注的重點。他認為,耕地“非糧化”整治工作事關糧食安全,雖然已取得明顯成效,但在工作中仍存在功能劃定不合理、農民參與意愿不高、整治后復耕難、人才支撐不強等問題,建議科學調整功能區范圍、分類推進、有效利用、完善管理機制,做好“非糧化”整治工作“后半篇”文章。

“這些建議是我這一年來的新觀察、新思考、新研究,涉及民生、三農、鄉村振興、共同富裕等多方面內容?!庇釋W文介紹道。

今年53歲的俞學文是2021年度“全國十佳農民”,也是浙江武義縣柳城畬族鎮青坑村的村委會主任、浙江更香有機茶業基地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他從小生長在農村,卻有一顆渴望致富的雄心。早些年,他喂過豬,養過魚,開過拖拉機,還經營過一家豬飼料店。為更好地發展,26歲的他到北京闖蕩,從賣茉莉花茶、推銷茶葉罐起家,成為致富帶頭人。如今,他的公司在浙江、江西、福建等地建立茶園6萬余畝,推動茶葉數字化加工,帶動10萬農民以茶增收。

2022年2月21日,俞學文參加武義縣2022年全國人大代表征求建議座談會。.JPG

2022年2月21日,俞學文參加武義縣全國人大代表征求建議座談會。

出于對茶產業的熱愛,2015年兩會期間,他提出《關于確立“茶為國飲”的建議》,建議設立“全民飲茶日”。時隔5年,2020年5月20日被聯合國確定為首個國際飲茶日。

“正是因為從農村走出來,我知道農民的艱辛和不易,所以這些年提的建議也大多跟三農有關?!庇釋W文說。連任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的他常年奔走基層。有在一次在走訪中,他看到農村很多留守兒童因為父母在外打工、缺少陪伴,導致沉迷于網絡,于是領銜提交了“關于制定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的議案。

“作為人大代表是一份榮譽更是責任,履職這些年,我最欣慰的就是看到自己的建議、議案得到落實,并實實在在地推動三農事業的發展?!笔哪陙?,他先后提交關于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科學推進城鄉一體化、鼓勵在外人才回歸投身鄉村振興等三農議案22份、建議174份。

去年,黨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這讓俞學文興奮不已,同時也深感肩上責任重大?!肮餐辉?,短板在三農。只要能造福三農,我就敢直言?!庇釋W文說。

全國政協委員余留芬:在參政議政中成長

“今年兩會,我依舊是聚焦鄉村振興發展中出現的一些問題,涉及農村生活垃圾治理、基礎人才隊伍建設、鄉村特色產業、農村勞動力技能培訓、非物質文化遺產、公辦幼兒園教學點六方面內容?!弊鳛閺倪呥h山區基層農村走出來的全國政協委員,2017年度“全國十佳農民”、貴州省盤州市淤泥鄉巖博聯村黨委書記余留芬始終關注鄉村振興領域,而產業和人才則是她每年必提的內容。

2021年兩會結束后,余留芬回到巖博村給村民宣講兩會精神.png

2021年全國兩會結束后,余留芬(右一)回到巖博村給村民宣講兩會精神。

余留芬在調研時發現,貴州一些特色產業發展模式趨于同質化,缺乏強有力的品牌帶動,產品缺少銷路。比如刺梨,營養價值極高,有“維C之王”的美譽,因此貴州將其作為脫貧產業進行大面積種植。但由于刺梨系列產品主打市場以貴州為主,在其他地區知名度不高,導致銷量不佳。針對這一問題,余留芬形成了“大力發展鄉村特色產業”的提案,從品牌建設、發展模式、產業融合、試點示范四方面給予建議。

對于產業和人才,余留芬一直在思考和實踐。2001年,她擔任巖博村黨支部書記以來,就帶領村民們辦磚廠、搞養殖,建設生態農莊、火腿加工廠、酒廠。在黨的十九大期間,余留芬向習近平總書記匯報脫貧工作時,還特別提及巖博酒業生產的“人民小酒”,一時間,新聞媒體廣泛關注,使之迅速走紅。

“走紅是機遇,也是挑戰?!嗣裥【啤兩砭W紅后,對我們的經營模式、產品質量、管理能力和銷售模式都提出了挑戰,。另外,市場上突然冒出許多假冒偽劣產品,也給我們的經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庇嗔舴艺f,“正是因為遇到這些問題,這幾年來我也一直在圍繞產業發展如何進行突破做研究?!?/p>

2018年擔任全國十三屆政協委員后,余留芬陸續在全國兩會上做過相關提案,比如基層如何留住人才、小微企業融資貸款難、保護中小企業知識產權、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等。除此之外,她還關注農村生活垃圾、污水排放處理等問題。很多提案都被采納,并在發展過程中逐步得到解決。

尤其讓余留芬印象深刻的是2019年,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全會首場委員通道上,她提出邊遠山區網絡覆蓋率低、網速慢等問題,身旁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云勇立馬回復稱:“會在縣城、鄉鎮和農村廣覆蓋?!钡诙?,中國聯通的工作人員就到巖博村安上5G信號塔,巖博村也因此成了整個貴州省第一個通5G網絡的鄉村。

目前,在余留芬的帶領下,巖博村已經從一個年人均純收入不足800元、1/3的村民沒過溫飽線、村級債務纏身的貧困村,發展為村民年人均純收入2.6萬元的小康村。村里的頭部產業——巖博酒業銷售額實現了2017年9600萬元、2018年2.5億元、2019年3.86億元、2020年4.05億元到2021年5億元的“五連跳”。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這一寶貴的參政議政經歷不僅提升了我的見識,也讓我有了更為長遠的眼光,為我的基層工作打下堅實的基礎。我在不斷發現問題、形成提案的過程中,自身也在不斷成長?!庇嗔舴艺f。

作者: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鐘欣 劉杰 見習記者 劉云


二維碼

(掃一掃)
關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
久久久久国产综合AV天堂,狠狠色综合激情五月丁香,狠狠躁天天躁日日躁欧美,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H动漫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